曹二刚 古琳晖 等:为了政治上永远过硬

2018年年底,一年一度的“十大網絡用語”新鮮出爐,“C位”以海量使用入選其中。這個從英文單詞“center”演繹而來的熱詞,通常用來形容占據中心位置、發揮帶動作用的點位。這次軍事政策制度改革確立的“一大體系、四大板塊”中,占據“C位”的是軍隊黨的建設制度改革。這樣的設計安排,彰顯了我們黨確保我軍政治上永遠過硬、確保黨和國家長治久安的深遠考量。

軍事政策制度改革爲什麽要規範軍隊黨的建設制度?

“幾回回夢裏回延安,雙手摟定寶塔山。千聲萬聲呼喚你——母親延安就在這裏!”當年,一首家喻戶曉的詩歌《回延安》,曾讓多少人熱淚盈眶。如今,一部曆史文獻片《回望延安》的熱播,再次打開人們記憶的閘門。政治建軍看古田,黨的建設看延安。延安是中國革命的聖地,是“黨的建設偉大工程”這個命題提出的地方,是年輕的中國共産黨進一步走向成熟的地方。從這裏,我們可以找到“中國共産黨爲什麽能”的密鑰所在,爲全面加強新時代我軍黨的領導和黨的建設工作提供經驗智慧。

黨的領導和黨的建設是我軍建設發展的關鍵,關系強軍事業興衰成敗,關系黨和國家長治久安。早在我軍初創時期,我們黨就提出加強軍隊黨的建設是“鞏固軍隊的第一等重要問題”,在軍隊中建立黨的組織、開展黨的活動、加強黨的建設。1927年10月15日,在水口鎮葉家祠的小閣樓裏,毛澤東指著紅紙上的“C·C·P”,爲6名新黨員做入黨誓詞的詳細解釋:“它念‘西西皮’,代表中國共産黨……”這段鮮爲人知的曆史被稱爲“水口建黨”,它將“三灣改編”確立的“支部建在連上”的原則付諸實踐,初步探索了黨指揮槍在基層落地生根、達于士兵的組織機制問題。在此後的各個曆史時期,正是靠一以貫之加強軍隊黨的建設,確保了我軍始終站在黨的旗幟下,步調一致地行動和戰鬥。

加強軍隊黨的建設,制度建設是保障。在我軍曆史上,這既有成功經驗,也有不少深刻教訓。1937年平型關戰役結束後,時任八路軍總政治部組織部長的黃克誠到115師檢查,發現部隊中“輕視黨和政治工作”“建立個人系統”“侮辱戰士”等新軍閥主義傾向滋長蔓延,一些基層幹部甚至模仿起國民黨軍官的作風排場。究其原因,最主要的是當時八路軍取消了政治委員制度,將政治部改爲政訓處,嚴重削弱了黨的核心作用。黃克誠將這一情況及時上報,建議恢複政治委員和政治機關制度。這個建議很快被中央采納,要求各部隊速令執行,此前出現的不良傾向很快得到糾正,黨領導軍隊的制度得到堅持和鞏固。我軍一路走來,始終高度重視不斷健全和完善黨的領導和黨的建設制度,在堅持中完善,在曲折中發展,確保了我軍血脈永續、根基永固、優勢永存。

黨和軍隊事業發展到哪裏,黨的建設就要推進到哪裏,制度建設就要跟進到哪裏。黨的十八大以來,《關于新形勢下軍隊政治工作若幹問題的決定》《關于加強新時代軍隊黨的建設的決定》等重要文件先後印發,《中央軍委巡視工作條例》《軍隊實施黨內監督的規定》等法規制度陸續出台,推動管黨治黨從寬松軟走向嚴緊硬,爲推進強軍事業提供了可靠保障。事實證明,與時俱進加強黨的建設制度改革,及時把實踐證明行之有效的好經驗好做法上升爲制度舉措,軍隊黨的建設才能更加堅強有力,黨的政治優勢和組織優勢才能更好轉化爲制勝優勢。

越是體系重塑越要鑄牢軍魂,越是脫胎換骨越要強根固本。這次軍事政策制度改革,把黨的建設制度改革單列出來、放在首位,就是著眼我軍更好擔當起黨和人民賦予的新時代使命任務,全面加強我軍黨的領導和黨的建設工作,鞏固發揚我軍政治優勢和優良傳統。這不僅是這次改革首當其沖的“必答題”,而且是一票否決的“關鍵題”,關乎改革的方向與成敗。

爲什麽要從制度上解決弱化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狀況?

2019年年初,委內瑞拉反對派領導人瓜伊多宣布不承認馬杜羅總統,自行出任“臨時總統”、組建“過渡政府”,形成了“兩個政權”並存的局面。4月30日,瓜伊多發動了一場約70人參與的微型政變,委內瑞拉軍方直接出手平息了這場政變,國防部長在電視上第一時間宣誓僅效忠于根據憲法合法當選的馬杜羅領導的政府。應該說,軍方的堅定支持是馬杜羅穩控國內局勢最重要的支撐力量。事實證明,軍權問題直接關乎國家興衰治亂,丟掉了軍權,政權也就難以穩固。

“金星閃耀在軍旗上,我們的原則是黨指揮槍……”這首《聽黨指揮歌》,歌詞铿锵有力,旋律慷慨激昂,唱出了人民軍隊發展壯大的奧秘——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這是我軍完全區別于一切舊軍隊的政治特質和根本優勢。在我軍曆史上,從來沒有一支成建制的隊伍被敵人拉過去,也沒有任何人能利用軍隊來達到其個人目的,而且在重大政治關頭,我軍總是能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一切行動聽指揮。這一點,連西方人都不得不承認。美國政治家布熱津斯基分析“和平演變”戰略在中國碰壁的原因,結論之一就是中國軍隊一直堅持“支部建在連上”。

黨的十八大之前的一個時期,淡化政治、虛化政治、不講政治的現象大量存在,“四個不純”“七個弱化”問題還很突出,弱化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狀況十分嚴重。郭伯雄、徐才厚、房峰輝、張陽等人對黨和人民犯下不可饒恕的罪行,說到底是政治上出了問題,根本原因是對黨不忠誠、不聽黨指揮,也反映出我們在制度設計上還有不完善的地方。鄧小平曾說過:“制度好可以使壞人無法任意橫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無法充分做好事,甚至會走向反面。”解決這些問題,既要重視治標,持續深化政治整訓,更要高度重視治本,堅持好、鞏固好、完善好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制度。

這次軍事政策制度改革,貫徹新時代黨的建設總要求,以黨章爲根本遵循,全面規範我軍黨的工作和政治工作,縱向上扭住軍委主席負責制這一根本制度,構建一貫到底的黨對軍隊絕對領導一系列原則和制度;橫向上完善軍隊黨的政治建設、思想建設、組織建設、作風建設、紀律建設制度,構建起系統完備的軍隊黨的建設制度體系,確保槍杆子永遠聽黨指揮。

爲什麽要賦予軍隊黨的建設制度新的內涵和實現形式?

2019年1月,《中國共産黨重大事項請示報告條例》正式施行,第一次把嚴格執行請示報告這項工作機制上升到條例的高度。這部基礎主幹黨內法規的制定出台,是我們黨持續推進制度治黨的一個縮影。對我軍來說,黨的建設是傳家法寶,只有緊跟時代和實踐的發展,對制度進行優化創新,才能永葆活力、釋放威力。

黨的十八大以來,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推進,制定實施了一批力度大、措施實、接地氣的改革舉措,推動形成配套完備、有效管用的黨內法規制度體系。黨的十九大強調加強黨的政治建設、思想建設、組織建設、作風建設、紀律建設,把制度建設貫穿其中,深入推進反腐敗鬥爭。全面從嚴治黨的新經驗,加強新時代黨的建設的新布局,爲改革創新軍隊黨的建設制度既明確了方向遵循,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芳林新葉催陳葉,流水前波讓後波。這次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實現了我軍組織架構和力量體系的整體性、革命性重塑,我軍黨組織的體系結構、類型設置、職能配置等相應發生了很大變化。西部戰區某旅成立後,旅黨委班子面臨一些新情況:部隊由13個涉改單位整編而成,官兵駐守在大大小小上百個點位,最遠的單位距離機關3000余公裏……黨組織如何設置、功能如何發揮?目前,這樣的情況在不少單位都存在。面對改革後的新體制新職能,只有找准各級各類黨組織職能定位,優化組織設置,健全制度機制,改進領導方式,才能把組織功能充分發揮出來。

当前,随着5G、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不断发展,新兴媒体影响越来越大,网络成为人们生产生活的新空间,也成为加强党的建设的新阵地。2019年1月1日,“学习强国”正式上线并迅速蹿红。这个“PC端+手机客户端”两端合一模式的学习平台,有多家主流媒体入驻其中,聚合了大量可免费阅读的报刊、古籍、公開课等资源,打造了一个融知识性、趣味性、便捷性于一体的学习园地,有效激发了人们对理论的兴趣。现在,党的建设面临的社会条件、党员队伍成分结构发生了深刻变化,特别是青年官兵作为“网生一代”“掌上一族”,娱乐交友在网上、衣食住行在“云”中,思想理念、行为方式都带有鲜明的信息特质和网络印记。军队党的建设制度只有适应新特点、跟上新趋势,才能更有时代感、更具科学性。

(執筆:曹二剛、古琳晖、葉曉偉)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7 湖北省社会科學界联合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紫阳东路45號 邮编:430070 聯系電話:027-87839901 027-87324788 傳真:87250783
E-mail:hbsskl@163.com 鄂ICP备17003595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032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032号